白酒和辣条

喜欢忠犬攻,喜欢笨蛋情侣,喜欢萌萌哒。
永远最疼孙翔,小事情理想型。

© 白酒和辣条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吃醋

每天都在魔性和正常的两极游走/掩面

 

孙翔x肖时钦

 

1

 

孙翔从小爱吃醋,这点也不知道遗传谁。水饺锅贴小笼包、螃蟹火锅萝卜汤,没醋,不吃。面条里倒是没加过醋,哦,因为孙翔压根不点面条。

 

有醋,就是这么任性。孙翔嘶溜溜地吸着粉丝,碗里的汤看不出什么颜色,黑乎乎的透着股酸味儿,后劲儿还特别大,方圆三米除了孙翔自己没人受得了。

 

肖时钦鼻腔里被刺激得直起鸡皮疙瘩,他口味淡其实一定程度上是孙翔给逼的,孙翔那不是寻常程度的吃醋,没见过醋加的比汤还多的吃法。小学的时候,老师教了个词语叫望而生畏,肖时钦后来明白了,所谓望而生畏,从孙翔碗里倒的那半瓶子醋开始。

 

仍记得二人第一次一起吃饭,孙翔看着肖时钦清爽干净漂着绿色蔬菜的汤底皱眉,“宝宝你怎么能挑食呢”孙翔抬眼瞧了瞧邻桌正说着话的母子,如法炮制,他敲敲肖时钦的碗,正色:“小事情你怎么能不加醋呢?”

 

……

 

为什么不加醋?为什么不加醋?光是闻你碗里的醋味就够了好吗!

 

肖时钦紧了紧手里的筷子,他保持微笑,哦,孙队,我口味比较清淡。

 

孙翔哈哈大笑,他点头,对对,我重口。

 

肖时钦表示没见过这种“轻而易举不知不觉地就能黑了自己”的男人。

 

 

2.

 

后来两人在一起了,肖时钦给孙翔规定,喝完醋先刷牙,不刷不给亲。

 

孙翔不高兴。加醋很开心,不给亲不开心。亲嘴打啵很开心,不加醋不开心。但是孙翔没有办法,鱼和熊掌若想兼得,他只好去刷牙。

 

从有醋味儿刷到没醋味儿要花很长时间。孙翔向来边洗澡边唱歌,现在他边洗澡边唱歌边刷牙,总之就是哼哼唧唧地洗完澡,孙翔往手心里吹口气,再一闻,嗯,一股子牙膏的香味。孙翔很满意,他光着脚,哦不,光着身子,啪嗒啪嗒地跑回房间。

 

肖时钦看孙翔脱得精光,大惊失色:孙翔,你、你干什么!……

 

孙翔头发湿漉漉地,他跨坐在肖时钦身上低头解他的衣服扣子,水滑过发丝一滴一滴掉落在身下人的脸上,刚洗完澡的热气落在肖时钦眼镜上起了一层薄雾,视线模糊,其他感官越发敏感。

 

孙翔把肖时钦圈在自己身下,他摘下那副带着雾气的眼镜,轻咬着他的鼻梁,小事情,说好的亲你呀。

 

肖时钦在沦陷之前都在思考醋的问题。后来,后来他没精力考虑了。嗯。

 

3.

 

QQ最近折腾出一个新功能,可以匿名给别人发消息,叫QQ悄悄话。孙翔刚在群里站好“谁用谁傻逼”的队,这里就偷偷摸摸的给肖时钦发起悄悄话来。

 

他留了个心眼儿,选了粉红色的界面,特意一改以往的说话模式,连标点符号也不打。

 

——猜猜我是谁

 

简单随意又高冷,嘿嘿嘿,孙翔兴致勃勃。

 

很快回复的提示音就嘀嘀嘀地响起。

 

——嗯,男的女的?

 

——哈哈你猜

 

随后孙翔就收到了对方不紧不慢发来的一行字。

 

——孙翔,是你吧?

 

…………!!?!!???!?!?

 

卧槽卧槽怎么就被发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己好像什么也没说啊?!?!?!?!?!?!?

 

孙翔甚至前后左右环顾了一圈看看自己周围有没有监视器!

 

答案当然是没有!!

 

!!!!!!!!!

 

孙翔不能平静了!

 

回过神来,他想,如果小事情这么给自己发悄悄话,他能猜得出来对面是谁吗?

 

孙翔隐约觉得自己……有点悬。

 

其实孙翔但凡在这事儿上动点脑子,就该知道四大心脏的水平一般人可比不了,但今天的孙翔和昨天的孙翔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可爱的翔翔。

 

所以,他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快哭了。

 

4.

 

孙翔回家的时候,肖时钦站在厨房热汤,手机拿着放在耳边,嗯嗯啊啊好好好说了半天才挂断。

 

孙翔凑过身,像只熊一样从后面压过来,头靠在肖时钦的肩膀上,侧过脸在他白净脖子上留下淡淡的牙印,孙翔的声音低低地藏在鼻子里,像是闹别扭似的,他边问边咬,小事情你在和谁打电话?

 

肖时钦觉得这样抱着挺暖和的,就支撑起身子站在灶台前照顾着食物,嗯了一声:一个朋友要吃个饭。

 

“谁啊?”

 

“以前住我家隔壁的啊。”

 

“男的女的?”

 

“男的。”

 

“去多久啊?”

 

“就吃个晚饭。”

 

“干嘛啊他还吃饭……”孙翔环在肖时钦腰间的手紧了紧,语气变得不依不饶起来。

 

肖时钦停下手里的动作,思索了一会儿,淡淡答:他家儿子满月了,咱们一起去。

 

锅里的汤咕嘟咕嘟冒着气泡,一时间两人都没了话。

 

孙翔长长地哦了一声,语气一下子没了之前的戒备,身体又懒懒地挂在肖时钦身上。

 

肖时钦抿抿嘴,良久,他扶了扶眼镜:孙翔,你这算不算在……关心我?

 

……关心……

 

孙翔自己琢磨了一会儿,关心,与其说关心……与其说关心……不如说……

 

艾玛!!!!

 

!!!

 

这不就是那什么吗!两个字的!特矫情的那个!

 

孙翔脸一下有点烫,本来埋在肖时钦肩膀上的脑袋又偷偷往深处靠了靠。

 

“…………算是吧”

 

难得见孙翔有今天这种表情,肖时钦感觉自己肩膀上热乎乎的,他有点想笑。

 

5.

 

孙翔做事真是很难让人看到他的逻辑,这点和包子不同,包子骨骼清奇,天灵盖掀开都不带看到脑回路的,孙翔不一样,孙翔的特点在于,简单、打直球,因为思维太过直接,所以不太容易让人捕捉到那份理性而已。

 

就比如说他昨天能脱得精光睡觉,今天能外套都不脱就躲进被子里。

 

肖时钦关了灯,也上了床,十一月末梢的天逐渐步入冬季,猛的钻进被窝里其实还是有点儿冷。

 

“孙翔,把外套脱了睡觉。”

 

“我要小事情帮我脱衣服。”

 

“……那你先转过来。”

 

孙翔像只巨型大猫似的凑到肖时钦面前,因为身体的转动,两人修长的双腿相互交叠,肖时钦将手探入外套衣摆,触碰到孙翔温暖而挺拔的身体。顺着腰际向上拂去,双手交握在身后,像在进行一场短暂而持续的拥抱。

 

身体交换着温度,两人分享呼吸的温热。孙翔闻了闻肖时钦身上的味道,靠近了又闻了闻。

 

“对了,小事情,我还没问你呢,今天你怎么猜到是我的?”

 

肖时钦本想实话实说,但大概夜色就是有着让人沉醉的意味,他闭着眼睛,像是梦呓。

 

“因为,你是孙翔啊。”

 

6.

 

孙翔忍不住又要把肖时钦亲个遍。

 

肖时钦本来也觉得意境很对,气氛很对,哪儿都挺对,但又觉得哪儿有点不太对。

 

是哪儿不太对呢?

 

孙翔亲了又亲。

 

是哪儿呢……?

 

到底是……?

 

 

 

 

 

 

 

7.

 

“孙翔!你给我刷牙去!”

 

 

 

 

 

End


评论(2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