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和辣条

喜欢忠犬攻,喜欢笨蛋情侣,喜欢萌萌哒。
永远最疼孙翔,小事情理想型。

© 白酒和辣条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短篇完]溯洄从之

一切的一切源于今天看到的一篇让人心塞的孙肖文【别问我什么剧情我心塞!

 

[孙肖]溯洄从之

 

1.

“小事情,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2.

“我们”相较于“我”,可不是多了一个字那么简单。

 

这是一个由记忆的不断叠加而诞生的词汇。与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无关,是感性的存在。孙翔自然不可能想这么多,他站在嘉世的门口,双手揣在口袋,只是觉得心情不好。

 

输了。

 

嘉世解散,转会轮回,一叶之秋还在自己手里,输掉比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哪怕是又输给叶秋,那又怎么样呢,失落归失落,总有一天干翻他,青年握紧了口袋里的账号卡。

 

情绪像扑克牌平铺在桌面般展开,酸辣苦咸每一味都得到清晰的辨识,但好像又不似这样简单。隐约感受到还有某种没有被确认的心情,时不时地牵绊着自己。

 

这种心情,孙翔离开越云的时候是没有的,或者说,是他在肖时钦到来之前都不曾有过的。

 

一定要赢!在一挑三的时候,在刚进嘉世的时候,在新秀挑战赛上,为了实现这四个字,他全力以赴。这句话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却在肖时钦面前,像撕开一封密封的信,将这份心情全然分享。

 

从小事情小事情开始叫着这个人的时候,孙翔就觉得很多东西不一样了,叫作理解,又或是是包容的介质,将飘摇中的嘉世一点一点救回来,有次孙翔在肖时钦擦眼镜的时候,忍不住形容“每次小事情推眼镜的时候就觉得很靠谱”。

 

挑战赛准决赛胜了的那个夜晚,没有喝酒的孙翔不知怎么地平白多了一份醉意,清冽地夜风吹在二人的脸上,路灯的灯光将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们一定要赢!”孙翔伸出手,眼中泛着星光。

 

击掌是留给最终的胜利的,肖时钦也伸出手,两人的手掌交握在一起,在夜空下,坚定,又透着沸腾,他似也有些微醺,浅浅地笑了:“嗯,一定。”

 

那是第一次,由“我们”作为主语,构成的句子。

 

街上喧嚣,孙翔嘴里的口香糖嚼到苦涩,自己没能领着嘉世赢下挑战赛,期盼已久的承诺刚开了个头却没能好好实现。

 

“走了。”孙翔拉起兜帽,看了嘉世的大楼最后一眼。

 

输了就输了,狗屁感想还这么多。他骂自己。

 

 

3.

 

紧凑的比赛不允许肖时钦在这个时间里有任何松懈,他带着队友和粉丝的理解与期待回到雷霆,在嘉世,他吸收了很多,而现在,正是发挥它们的时候,雷霆队长,一队之核心,相较以往,他有信心将队伍带得更好。

 

下一场,对轮回的比赛。

 

他们之前发挥得相当好,一枪穿云的华丽一挑三,团队战出色的配合,赛季初就使轮回强势领跑积分榜。

 

肖时钦不想回避,毕竟说起轮回,就不得不提到孙翔,这个最近让电竞之家不吝啬笔墨,并让出一整个版面的昔日队友。加入轮回之后,应该是更好地成长了,肖时钦关注了轮回的前几场比赛,一叶之秋在单挑场上赢得意气风发,在团队战上,虽然还需和队友的磨合,但也形成了非常不错的全局意识。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旧时的嘉世队长成为了媒体聚焦的对象,孙翔却不太给面子,要么不出席,要么就嗯嗯哦哦跟着周泽楷装哑巴,吴启吕泊远方明华使劲闷骚,新闻发布会成为了江波涛的个人发布会。

 

“孙翔,能说说离开嘉世到轮回之后,你的感想吗?”

 

肖时钦看着屏幕,注视着那个双手插口袋的青年张开嘴,他像是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说,后又似下定了决心,青年低下头凑近了话筒,嘴角弯起一个挑衅的弧度。

 

沉寂许久,他说:“干死叶修拿冠军。”

 

杜明把刚喝的一口水给喷了然后哈哈哈起来,吴启吕泊远暗地比了个大拇指,周泽楷端坐着保持童叟无欺的微笑,方明华和江波涛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江波涛站起身,得体地结束了这场发布会。

 

肖时钦看着屏幕上意气风发的青年,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终于笑起来。

 

第二天,对轮回的比赛,雷霆主场。

 

雷霆对轮回的预判很准,虽然单挑轮回强劲一些,雷霆还是从轮回手里抢到了两个人头,而在接下来的团队战,雷霆凭借着吃到透的地图优势以及肖时钦出色的战术指挥,打得轮回一个措手不及,更是在后期凭借元素法师打出了一个小高潮,雷霆比分反超,拿下主场的胜利。

 

比赛结束,江波涛走过来和肖时钦握手:“雷霆状态很好啊,不过下场你们要小心了。”

 

戴妍琦“队长队长我们赢啦”一个劲地大呼小叫,肖时钦被气氛带得也有些激动,下意识加重了手中的力度:“好,期待下场比赛。”

 

雷霆的队伍走到竞技场中间,谢幕前他们朝着台下的粉丝鼓掌示意,全场又跟着沸腾了一阵,口哨声,掌声,音乐声,交织在一起。

 

复盘。

 

这场比赛的走向与肖时钦预料的一样,对方可能会出现的空当,对己方有利的突破点,都被很好的把握住, 队员们做的都不错,接下来的,就是在今天这场比赛的基础上,细化之前的战略。

 

下场客场迎战轮回的比赛还有一段时间,战队的成员被肖时钦放回去休息了,毕竟打比赛消耗极大,肖时钦不想在赛初就让队员进入修罗期,他坐回训练室,打开今天的比赛录像。

 

一叶之秋手执却邪,格挡,灵巧地跳开,孙翔的个人技巧无疑又有了非常的进步,突出表现就是更加强劲的手速,一叶之秋避过对方的法术再一个大,干净利落地结束比赛。

 

肖时钦不是没想过再次和孙翔赛场相遇时的场景,二人分别站在竞技台的两端,各自为战,就像今天这样。那么,全力以赴地去战斗和比赛,才算是对这个曾经的队友,以及后辈,最大的希冀了吧。

 

肖时钦想起在嘉世时的那个晚上孙翔脱口而出的“我们一定要赢!”那个将二人的影子拖得很长的夜晚,交握在一起的手掌。


即使是肖时钦也有那样心潮澎湃的时刻,即使是现在也仍能感受到那时手掌脉搏的跳动,血液的加速流淌,那份追求胜利的心情,想要一起拿下挑战赛,一直赢下去。


这份心情,他并没有遗忘。


“小事情,你发什么呆呢?”隐约听到一个人叫着自己。

 

一直以来已经形成了某种习惯,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可眼下在雷霆,却觉得这样久违的亲切感有种不真实感。

 

孙翔在这里?

 

“孙翔?”肖时钦一惊,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嘉世。只见高个子青年靠在门边,穿着兜帽衫,双手插在口袋里,正看着自己,肖时钦花了几秒钟消化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怎么来了?”

 

“嘿嘿,就猜到你在复盘,我和队长说了声就来了。”孙翔走到肖时钦身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大概是成功捕捉到了肖时钦,孙翔有些得意,哈哈哈地自己笑起来。

 

一如二人还在嘉世的某一天晚上,也是刚结束一场比赛,复盘之后肖时钦就催着大家去休息了,孙翔出了趟门回来发现训练室的灯还亮着。

 

“小事情,你怎么还不去睡啊,忙啥呢?”不等肖时钦回答,孙翔就凑过来看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地写了了好多笔记,小窗口上是白天的比赛录像。

 

孙翔当晚皱着眉问肖时钦是不是在雷霆被压榨惯了,别怕他孙翔在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在嘉世重演。

 

在肖时钦反复解释这只是额外功课之后他才放下心,然后坐在肖时钦身边也打开一个录像看起来,问起怎么不去休息,亚麻发色的青年歪歪头,只说要尽一尽队长的职责。

 

雷霆的俱乐部,孙翔跨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椅背上,大个子男生这样坐有种莫名的滑稽和可爱,像一只温顺的大型犬,“小事情休息一会儿吧,老是看电脑对眼睛不好。”他像小朋友坐玩具木马似的把椅子摇得前后响,几乎是催着肖时钦关了显示器。

 

“那好吧,”肖时钦摘下眼镜,“说说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啊?”

 

孙翔在肖时钦面前真的非常听话,明明外人看起来狂气那么重的一个人,挑一挑眉都全是要把对手狠狠踩在脚底的轻狂,此时却好像散尽了所有戾气,完全不同于新闻发布会上的那股子挑衅,没什么话想要回避,有什么说什么,本来肖时钦心想多半也有自己是前辈的原因在,但转念一想他一口一个干死叶修……那可是荣耀教科书啊。

 

“……所以,他们对我都挺好的,我不是很讨厌那,虽然杜明老是夸寒烟柔让我觉得很不爽……”

 

时间不早了,两个人都有些意犹未尽,肖时钦站起身,把孙翔送到了门口,声控灯亮了又暗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出声,电梯从1楼一层一层上升,显示灯在漆黑的空间中缓慢地跳着。

 

“那我走了,”电梯门打开,肖时钦和孙翔碰了碰拳头,然后看着他消失在电梯门之后。

 

肖时钦放下手,握着的拳头却迟迟没有松开。

 

加油。

 

 

4.

 

到底是队友间的并肩作战来的情真意切,还是对手间的惺惺相惜和知己知彼更显分量,即使这两种身份在时间的维度上,通过记忆的丝线彼此交织在一起,分清什么是什么本身就是徒劳,不如索性让时间的齿轮咬合地再紧密一些。

 

什么都变了,队服,队友,对手,可其实,还是有更加珍贵的东西没变不是吗。

 

我们总是在一条分叉的道路上和某人道别,好像这是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的事情,可回想起来,在记忆的尽头,始终站着那个人,仍然保持着最初的模样,当再见的时候,就好像是自己不小心打了个盹,你看,他不是还好好的站在自己身边吗。

 

5.

 

“小事情,我今晚七点的飞机,大概八点半到。”

 

肖时钦在机场等着,看了看表,8:20,距离他接到世界邀请赛的消息已经过了一天,昨天这个时候,孙翔几乎是在接到消息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

 

“这么说……我们又能一起打比赛了?”电话里熟悉的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他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又轻又慢,简直不像孙翔,肖时钦在电话这头忍不住笑,“是的,真的要一起打比赛了。”

 

对面爆出一声欢呼,紧接着传来一阵大概是轮回其他几个队员的抗议,“你小子得意什么,穷得瑟,滚滚滚麻利的。”

 

孙翔冲着外面哦了一声,“那小事情不说啦我先挂了他们要嫉妒了哈哈!”肖时钦刚准备要挂电话,抬眼发现自己的桌面的QQ盒子已经弹出了快一百条消息,最新的一条是:小事情我们接着聊哈哈哈哈哈哈!!!!!!!


6.

肖时钦在人群中发现了一抹亚麻色,远远地喊了声孙翔。

 

那人闻身回头,视线穿过川流不止的人群,他看到了肖时钦在远处在冲自己挥手,便朝那个方向走去。

 

孙翔曾无数次走向肖时钦,却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坚定,沉着,皮肤下是炙热的血液,他穿过人群,穿过那些陌生的面孔,他走得很快,好像带起一阵风,这像极了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影子被路灯拉的很长的夜晚,那个空气中带着醉意的夜晚,那个他们手掌交握在一起的,短暂而又漫长的,几秒钟。

 

他来到肖时钦面前,伸出双臂,给这个总是无比温和又认真的人一个,大大的熊抱。

 

他说:“这次我不会让你走了,小事情。”

 

7.

 

一直以来的心情,终于有机会告诉你。

 

 

end

孙翔:小事情你听我说啊干死叶修不是那种意思啊你不要误会啊啊啊!!!

评论(2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