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和辣条

喜欢忠犬攻,喜欢笨蛋情侣,喜欢萌萌哒。
永远最疼孙翔,小事情理想型。

© 白酒和辣条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喜欢是什么味道的 ①②

孙翔年下攻的校园设定

是昨天想到的小故事 感觉萌萌哒 就想写了[真随意啊 [会写长一点吧

一直都是起名废[蠢蠢的


(一)

1

 

肖时钦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队长队长,旗杆后面那个男♂孩♂子♂又往我们这看呢!”周一晨会上,戴妍琦忍住一个呵欠,戳了戳正给低年级的班级打分的肖时钦。

 

最开始发现是在操场列队的时候,后来在食堂、楼道上也有注意到,一开始以为是碰巧,毕竟正常来说,会有在不经意间目光相交的情况存在,所以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几次以后,肖时钦也感觉不太对,这人有点奇怪。

 

那人看自己的眼神,比较不寻常……怎么描述呢,比起“看”,肖时钦觉得那人的意图根本是想引起自己注意。是非常直接的那种。应该说,一次比一次更加努力地,想要引起自己注意。

 

有好几次肖时钦根本没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人是谁,但那人或是脚步异常响亮,或是咳嗽相当持续,反正就是想方设法地要他看自己。

 

然后肖时钦就看了。

 

其实也就是一眼的功夫,相貌只能记个大概,回想起来的话,其他五官容貌都无法准确地描述,唯独皱起的眉头印象深刻。

 

愤愤的样子。

 

但每当肖时钦看过去的时候,他又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生硬地把视线移向别处,加快脚步立刻走开了。

 

肖时钦心想这人大概挺别扭。

 

2

 

学生会每天的工作实在繁复,学校向来主张学生自主管理,把权利交还给学生的同时,大堆的工作也转移到学生会上。

 

肖时钦这么靠谱的学生自然逃不掉老师的力荐同学的推举,纪检部肖队长不愿辜负老师的期望同学的认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了一学期有余。

 

他站在操场的红色跑道上,看着教导主任带着个人从旗杆那走过来。

 

那男生不是很有精神,慢吞吞地跟在后面,比教导主任高出一个头,垂下的碎发下是熟悉又陌生的脸,他抬头挺飘渺地望了自己一眼,转而去看脚边花坛里某株不知名的植物。

 

微皱的眉头。肖时钦了然。

 

主任交代了几句话就走了,剩下肖时钦和眼前这个人,看裤子侧面的线条颜色,是比自己低一年级的学生,白色衬衫最上面的两个纽扣开着,衣服下摆露在外面,有几处沾了灰,大概是靠在黑板上蹭的。

 

他仍然表现出对植物的浓厚兴趣,肖时钦隐约感觉到对方应该是在等自己先开口,两人沉默了有一会儿,他只好开腔。

 

“嗯,那个……”

 

对方果然不再看植物了,下一秒,肖时钦对上那人直率的双眼。

 

眼睛的主人立刻强行结束掉这还没开始的对话:“哦学长,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3

 

肖时钦合上处分记录,白皮册子的封面黑色签字笔歪歪斜斜地写着“孙翔”两个字。

 

处分原因是打架,虽然这种事私下沟通好了根本没有处分的必要,毕竟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打架真是太寻常了,最多也就是周一晨会通报批评一下,男生之间哄一哄闹一闹就完了。

 

“孙翔那孩子脾气太横,稍微说几句就炸,一点也不考虑说话的场合。”教导主任这么总结。

 

反正具体怎么回事没详细说,肖时钦自然也不知道,总之问题一升级,原本挺小的事,就直接给记过处分了。

 

学校的意思反正就是孙翔这匹马不管不行,但至于具体怎么管,肖时钦就看你了么么哒。

 

肖时钦走出办公室时步履维艰。

 

总之先保证这人不犯事儿就行了吧。他忧郁地看了看天上的云。

 

 

(二)

 

1

 

秋游。

 

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秋游的大巴停在校门口,全校三十多个班级的学生集合在操场上,叽叽喳喳像养了几千只鸟类,吵吵闹闹根本停不下来。

 

集体郊游大概就是这样,同一个地方从小学到高中反反复复去了十几趟,同一款零食买了无数次,从低年级念到高年级,兴奋终于不会非常轻易地写在脸上,可是即使如此,出行的前一晚睡不着的还是大有人在。

 

肖时钦把自己负责的几个班的学生清点完之后也上了车。

 

上车前他特意留了个心眼,看见孙翔和几个朋友打打闹闹地在大巴门口排队,心想这完全不是没有朋友的不良少年设定啊。

 

“唐日天你少得瑟!”

 

不知道在说什么,其中一个男生很骄傲地哈哈大笑,孙翔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两个人勾肩搭背聊着天儿,肖时钦从窗口能看到孙翔的侧脸轮廓,他低下头,扯扯嘴角,有点像在笑。

 

也不是很阴沉。

 

“队长队长你坐那么远干嘛,我这边有好多零食你吃不吃呀吃不吃?”戴妍琦跻站身在最后一排,正冲肖时钦使劲挥手,白色的零食袋哗啦啦地在车里上下飞舞。

 

“队长快来不要羞涩嘛=v=”小姑娘嘴里叼着一根百奇对肖时钦诶嘿诶嘿地调戏起来。

 

大巴正缓缓地动起来。

 

 

2

 

这世界是不缺少巧合的,总而言之,秋游那一日的中午,肖时钦被戴妍琦和几个朋友拖过去吃烧烤的时候,看到了孙翔。

 

之所以说是巧合,实在是因为孙翔其实不在烧烤店里,是肖时钦走到身后的垃圾桶丢竹签的时候,视线穿过一片矮生植物看到的。

 

他坐在湖边的草坪上,一条腿伸展另一条屈膝,一手撑在地面,另一只手背搭在额头上遮挡阳光,视线投射在湖泊上,像是在休息,以至于肖时钦已经走到了身边都没注意到。

 

等发现的时候,他明显被吓了一跳,“你干嘛?”说着就准备站起来,语气里居然有一点轻微的慌张。

 

“你一个人?”肖时钦站在阳光里,伸出手要拉起坐在地上的人。

 

结果孙翔立刻又一副不想站起来的样子,把头转到一边继续看风景,闷闷地答:“哦,唐日天去找他女朋友去了。”

 

湖水里映着一站一坐两个人的倒影,水面懒洋洋的,偶尔有鱼游到水面吐个泡泡带起一点涟漪,树影斑驳,有一只红色的瓢虫安静地爬行着。

 

肖时钦在孙翔边坐下,想起包里还躺着戴妍琦给的几包零食,索性分给孙翔一些。

 

“……”孙翔脸上写着戒备,不过倒也没推辞,随便拿起一包薯片,拆了一个大口子,往嘴里哗啦啦地灌。

 

肖时钦也拿起一盒零食。

 

“我也要吃那个口味的。”男生细长的手伸到肖时钦面前抽了根双层巧克力百奇,孙翔吃到一半,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拽过自己的包,赶紧补一句:“你要吃什么,还你。”

 

肖时钦失笑,说只是零食没关系,孙翔却有点不依不饶,饮料水果薯片益达非要肖时钦选一样吃。

 

“那就随便什么水果吧。”肖时钦拗不过,只好挑了,孙翔拉开书包拉链,正要伸手拿。

 

“靠!”他不禁骂出声,像是看到什么特别糟心的东西似的,手立刻从书包里缩回去,肖时钦看他目光闪烁,还刻意地把头转到一边,把书包拉链拉起来抱在怀里。

 

“……这次先欠着,下次还你。”男生看着别处闷闷吐出句话。

 

“啊,怎么了吗?”

 

“……”

 

“香蕉和橘子,被我压坏了。”孙翔搓着手,吞吞吐吐。

 

肖时钦哭笑不得,这种情况下难道不应该赶紧把东西拿出来处理掉吗,抱在怀里算是怎么回事啊。这么想着,就拿出餐巾纸催促孙翔去盥洗室把包弄弄干净。

 

“这事你不许和唐昊说!”抱着书包走到一半孙翔又折回来把叮嘱肖时钦,非常认真的样子。

 

肖时钦连连点头。

 

 

3

 

好像被谁科普过一天最热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左右。

 

肖时钦和孙翔还是在湖边,这次孙翔直接躺在草坪上,双手背在脑后,黑色的书包挂在树枝上,刚洗过还在滴着水,地上铺满了零食,花花绿绿的,看起来特别热闹。

 

“看不出啊你人倒不坏,”孙翔闭着眼睛对肖时钦说,“不过别以为我会感谢你。”

 

冷不丁哼了一声,换了一个背对肖时钦的姿势继续躺着。

 

肖时钦简直泪流满面,正想问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只学弟了,孙翔却先打开了话匣:“要不是学生会的人举报,我至于被处分吗?”

 

“不就打了个架,至于吗!”

 

“哼!”

 

“校长本来就秃得差不多了,我说一句有什么不对?”

 

“就秃就秃就秃秃完了才好呢!”

 

槽点太多,肖时钦一时间有种“我居然不知道应该先从哪儿吐”的错觉,话堵在嗓子眼不知道先说哪一句比较合适,肖时钦只好先清清嗓子。

 

“咳……首先,虽然我是学生会的,但不是我举报的。”

 

“以及,你不应该攻击校长的生理缺陷,嗯。”

 

“我注意你挺久了,你就是纪检部的吧,还说不是你打的小报告。”孙翔语气有点不耐烦。

 

“呃,你说的没错,但的确不是我。”

 

“你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到底是不是啊。”

 

“不是。”

 

“哦。”

 

孙翔明显不太想听,耍赖似的,躺的好好的又翻身到树荫下,哼哼唧唧好像在唱歌。

 

“总之水果下次会还你的,我说到做到。”

 

然后孙翔就不说话了,好像睡着了,可以听见有节奏的呼吸声。肖时钦低头擦眼镜,放弃吐槽这个学弟剑走偏锋的脑回路。

 

不过,应该是可以和平相处的类型。

 

肖时钦定定地看着远处的湖光山色,不知不觉快要到集合返程的时间,不少人已经顺着人潮向回走,步伐较来时慢下了不少,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肖时钦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

 

“孙翔,要走了。”

 

躺在地上的人不情愿地哼了几声,眯着眼睛爬起来的时候头发上也粘了草,他胡乱地在脸上摸了一把,准备站起来。

 

“……”

 

“怎么了吗?”

 

“……腿麻了拉我一把。”

 

“这个也不许告诉唐昊!”男生认真的眼睛盯着自己,睫毛上是打完呵欠溢出的眼泪,亮晶晶的。

 

肖时钦在阳光下温和地笑了笑,点点头。

 

然后伸出手。

 

 

 

TBC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