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和辣条

喜欢忠犬攻,喜欢笨蛋情侣,喜欢萌萌哒。
永远最疼孙翔,小事情理想型。

© 白酒和辣条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打个喷嚏谁在想你

ooc了……

my first time炖肉送给了孙肖我也真是没想到【但是居然完全的发出来了 真想质疑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在肉了/挥手

不过 即使是我本人 也想大喊一声 小事情我好喜欢你啊!!!



打个喷嚏谁在想你

 

孙翔x肖时钦

 

1.

 

肖时钦又敲了一次门。

 

“来了”过了大概几秒,终于等来一句不情愿地地应门,楼道里很安静,尘埃静静地落在地面上,肖时钦能听见房间里的人正慢吞吞地走过来。

 

“吱呀”门把手从里面转动,由里向外开了一个不大的缝,孙翔探出头,头发乱糟糟的,凌乱程度让人怀疑是不是前一天晚上头发没干就去睡觉了,“小事情是你啊~”看见是肖时钦,孙翔本来皱起来的眉头就没那么明显了,他把门敞开,径直回到沙发。

 

肖时钦在门口换了鞋,把门带上,回头正好迎上孙翔的脸,眼前这家伙和上次见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

 

“阿嚏!”孙翔狠狠打了一个喷嚏,大概打喷嚏也算是全身运动,孙翔全身都不同程度地蹦跶了一小下,他赶紧从茶几抽张纸猛擤一发鼻涕,旁边的垃圾桶里下饺子似的堆满了餐巾纸。

 

“小事情我鼻子好痒。”孙翔转过身来看他,鼻音重得吓死人,鼻子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一张总要逞威风的帅脸现在看起来居然有点可怜巴巴的,像只困兽。

 

 

2.

 

储藏室

 

孙翔双手一撑坐在柜子上,嘴里叼着一包纸,前后晃荡着两条长腿,像个无辜的围观群众,嗯,一个重感冒的无辜围观群众。

 

他看着明明是客人的肖时钦从自己不知道的某个角落里翻出了几盒药,借着房间昏暗的灯光,勉强地辨认出药盒上的几行文字,似乎在检查保质期的样子。

 

储藏室偏矮,人呆一会儿就有些晕,孙翔感觉自己有点渴,他想可能感冒就是会这样口干舌燥。

 

小事情好好看啊……昏昏沉沉的孙翔诚实地冒出这个念头。

 

肖时钦穿了一件浅色长袖,进屋的时候把外面的短风衣脱掉了,明明是宅男但是完全没有一个宅男的样子,衣服总是干净服帖,井井有条的风格加上一张不管怎么闹都超级温和的脸,唔,总之很可靠的感觉。

 

想看小事情糟糕的样子啊。一个声音在心里这么说。

 

孙翔抬头盯着肖时钦抿着的嘴唇,周围的皮肤很白,显得唇色粉粉的,下巴轮廓清晰,一看就没什么肉,脖子往下就没什么可看的了,上衣扣起来的纽扣挡了个结实。 

 

好想看啊。

 

孙翔感觉有点头重脚轻,又有点神志不清,下意识又舔了舔嘴唇。“小事情……”他哑着嗓子念着。“嗯?”肖时钦放下手中的药盒,视线来不及转过来,就跌入了这只巨兽的怀里。

 

“想你……”孙翔头搭在肖时钦的肩上,怀里的人让他感到真实又温柔,他把肖时钦又往里拉了拉,顺着脖子向上细细嗅着,一路来到瘦削的下巴,先是轻轻咬住大半个,然后退出来又慢慢地舔舐起来。

 

肖时钦的确是没想到孙翔这突如其来的攻势,本来还有些为难,可孙翔已经开始解他上衣的纽扣,悬着的双手索性环住了对方的腰。

 

“嗯。”他回应着孙翔,又像是应允着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小事情,你身上,好好闻。”肖时钦衬衫上的扣子已经被解了几个,孙翔贪恋地在锁骨处轻咬着,留下一个个粉红的印记,手也越发不老实,一只手从衣服下摆探进肖时钦的身体,手掌附在男人微热的身体上,揉捏着胸前的突起,另一只转而笨拙地在解肖时钦的裤子,得手之后更是肆虐,或重或浅地揉搓着。肖时钦的身体上一时间红红白白,禁不住孙翔这样毫无章法地四处点火,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轻颤着,口中溢出呻吟。

 

“孙翔……”他环着孙翔的腰又紧了一些。

 

此后则是一发不可收拾,孙翔和肖时钦交换了位置,肖时钦坐在柜子上,身后抵着墙才不至于身体在什么时候突然一软就倒下去,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火热的身体正紧紧贴合在一起,昏暗的光线下理智正一点点消耗殆尽,欲望在黑暗中越发膨胀,晶莹的津液在唇齿间带出更长的银丝。

 

想要更多。

 

想要更多。

 

简单的润滑之后,孙翔擎起欲望抵在肖时钦的大腿之间,亟待喷涌的欲望停留在分身的顶端,将情欲在高潮的边缘膨胀得越来越大。孙翔忍住下体的胀痛仍坚持套弄着肖时钦,刚刚才发泄过的分身又一次在他修长的手中挺立起来,体液在前端像一汪泉眼不断流淌出来。

 

“孙翔……已经,可以了。”肖时钦喘着气,孙翔看他睫毛上沾着些晶莹,捏住下巴拽到自己面前,一口舔掉脸上的浊液。

 

想吃掉你啊。

当孙翔将胀得生疼的下体全部埋进肖时钦的身体中,只觉得甬道中好温暖,竟有一秒钟反生理的滞后。他抬头掰过肖时钦已经侧到一边的脸,重重地吻下去。

 

舌头纠缠在一起,身体缱绻在一起。

 

想要更多,还要更多。

 

孙翔很难受,他也知道身上的肖时钦也很难受,两人都想要达到欲望的顶峰。汗水浸湿了二人脱到一半的衣服,透出肩胛骨的轮廓。

 

这还不够,当然不够。

 

不愿浅尝辄止。孙翔将肖时钦抱起来,推开储藏室的门走出去。尽管如此,孙翔却不允许身体有任何程度的分开。下体仍在肖时钦体内,分身随着行走的动作改变了原本顶入的位置,并持续着地在肖时钦身体深处横冲直撞,引得怀里的肖时钦阵阵痉挛,身体又软了一半。

 

两人齐齐躺倒在床上,像是积蓄太久的欲望终于要喷薄而出一般,床单被溢出的体液不断浸湿,窗外已接近傍晚,室内昏暗程度刚好足够两人不拉窗帘来一发,晚霞的光斜斜射在缠绵在一起的二人身上。

 

“哈……哈……孙翔……”肖时钦忍不住出声,孙翔感受到甬道内壁一阵紧缩,分身被紧紧包裹着,咬合着,脑海一片空白差点射出来。

 

找到了身体里那个位置,孙翔便向着那一点冲击起来,敏感的甬道内壁不断变窄,孙翔忍受着下体的折磨,在胶着着的身体中不断抽插着。

 

感受到两人的身体同时都狠狠蜷缩了一下,紧接着,孙翔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分身顶端涌动,理智已经被抛弃,神经已经被燃烧到顶端,快感延伸到身体最深处,又像是延伸到脚趾地尖端。

 

过了不知多久,快感还在身上伴随着脉搏突突地延绵着,孙翔撑起双手看着身下的肖时钦,黄昏时分,身下一片旖旎,肖时钦喘着气,正温和看他。

 

流光满溢。

 

 

3.

 

清洗之后,肖时钦睡了不知大概多久,总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肖时钦起床正要给自己倒杯水喝,远远的闻到一股焦味儿。心里猜测着孙翔这家伙又要弄什么花样,便走出房门。

 

孙翔正在厨房忙活得鸡飞狗跳呢,“嘿嘿小事情你醒啦”看到肖时钦走过来,赶紧寒暄一阵,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靠在厨房门上能挡一点是一点。

 

肖时钦想想孙翔不给看就算了,这家伙反正也没什么可藏的嘛,什么事都写在脸上了,于是就坐到饭桌边,顺着孙翔的心思说:“你做晚饭了?”

 

“对对对对对对对小事情你好不容易来,当然要好好招~待~一~下!”孙翔把藏在身后的《食谱大全》又往深处推了推。

 

孙翔吸吸鼻子,从厨房里端出来几个碟子,锅碗瓢盆盛着菜,花花绿绿地铺了一整桌。

 

“闻着还行,孙翔你有进步啊。”看来端上来的菜没怎么糊嘛,肖时钦心想。随即拿起筷子拣了口菜吃起来,“唔,不错啊,挺鲜的嘛这扇贝。”

 

本来肖时钦觉得孙翔的手艺最好也就是半糊不糊那种状态了,没想到入口还挺有味道的,惊喜之余,也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眼神。

 

结果吃到最后,肖时钦还是勉强地放下了筷子。

 

坚决不要再让重感冒的男人做菜!

 

孙翔这是得加了多少盐啊!

 

肖时钦怒灌第10杯水。

 

 

4.

 

睡前,肖时钦督促孙翔要吃感冒药。

 

“小事情喂我!”

 

肖时钦今天也真是体谅病人,拨开药片送到孙翔嘴边,就等床上的人张嘴吃药。

 

“要嘴对嘴那样喂!”孙翔抗议。

 

肖时钦掉头就走。

 

 

5.

 

肖时钦猜的没错,孙翔这不省心的熊孩子又半夜来爬自己的床。

 

“干嘛?不睡吗?”肖时钦看孙翔忍了半天,一副有话要说又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干巴巴地给孙翔开好了头。

“小事情……”孙翔支支吾吾起来,“你难道不怕……我传染给你吗?感冒什么的……”

 

“你笑什么,我很内疚啊,今天……”漆黑的房间里,男人盘腿坐在床上,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在挠后脑勺的头发。

 

“感冒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要紧的。”

 

“真的没关系吗?”孙翔眼里放出光。

 

“嗯。”

 

男人爬到躺着的人身边,倾身落下一个吻。

 

“小事情,你不戴眼镜的样子我也好喜欢。”

 

感受到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感受到心跳,脉搏。

 

感受到月光落在床单上的凉薄。

 

感受到想念的心情,欣喜的心情。

 

即使是白开水,也经历了沸腾的瞬间,气泡由小变大蒸腾进空气,再归为一片宁静。

 

所以轻轻落下一吻,代表我此刻的心情。

 

我好喜欢你。

 

 

—End—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