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和辣条

喜欢忠犬攻,喜欢笨蛋情侣,喜欢萌萌哒。
永远最疼孙翔,小事情理想型。

© 白酒和辣条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短篇】夜车

低调车手叶X一如既往萌萌的小蓝河

【……严重怀疑自己少女漫撸得有点多最近orz

【蟹蟹赏脸观看w

【鞠躬

——————————————————

bgm请戳↓

http://www.xiami.com/song/1176236?spm=a1z1s.7154410.0.0.pe3k1E

夜车

 

蓝河从地铁站走出来,外面雨不小。

 

虽然自己有带伞出门的习惯,但眼下左手右手都是行李,再加一把伞,如此一来,在雨里穿行着实很不方便,蓝河看了看被雨水打湿的手表,还有一刻钟十点半。

 

本站下车乘客陆陆续续走了出来,大概是大部分人都没有考虑到这场突如其来的雨,一时间地铁站出口竟积压了不少人。

 

不过呢,这雨倒是便宜了几个守株待兔的出租车司机,人多车少,难免会有争抢,等蓝河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行李放上后备箱,却发现车里早就没有自己的位置,蓝河是有素质的好孩子,郁结归郁结,大雨天里也不想把事情弄得更糟。

 

只好又卸下行李,撑着伞站在雨里,看小轿车在夜色中绝尘而去,因为搭的是最后一班地铁,等蓝河意识过来的时候,地铁站门口竟只剩自己一个人,和他一大一小两个行李。

 

蓝河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低头又看了看手表,唔,还有一刻钟十点半……额……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喂,那边的小哥,要搭车吗?”循声望去,一个男人站在出口,穿了一身黑色皮夹克,手里夹着一支烟,看样子也是刚出的地铁,不知怎么就是出地铁站的速度比大部队要慢了个十分钟,也好也好,看起来是有办法的样子呢。

 

“嗯,行李太多,能载一程真的是太感谢了!”神说,要有光。蓝河盯着那人烟头发出的微弱的光芒报以感激的微笑。

 

“那好啊,车费65好说啊~”男人抬手,右手拇指和食指抓着烟蒂,低头悠悠地吸上一口,眯着眼睛朝蓝河笑,看起来挺惬意。

烟上的火心耀眼地一闪,又暗了下去,蓝河咬咬牙:“行,走吧……”

 

蓝河跟男人简单交代了下目的地,然后差不多又过了一分钟样子,一辆噪音异常的,长得有点像大型摩托车的某种交通工具突突突地开到蓝河面前,男人已经披上了深色雨衣,表情淡淡的,甩甩头示意他坐上来。

 

豆大的雨点化作汗珠适时飞在前额,我们的好孩子蓝河终于沉默了……

 

果断地把雨伞摔回包里,提起箱子不由分说往雨里冲。

 

这是什么情况啊你给我解释清楚啊!!!!!!!!!!!!!!!那个怪异地交通工具是怎么回事啊混蛋我绝对不要坐上去啊!!!!!!!!!!

 

某人顶着大雨一边走一边这样腹诽道。

 

“喂喂喂小哥你这样可就不对了啊,之前说好的车费65啊怎么就这样走了啊~这还叫我们这些可怜人怎么做生意啊~”男人放慢车速,不紧不慢地跟在蓝河后面开着,倒是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两人一车俩行李,就这么一前一后冒雨走了大概五分钟,蓝河的行李箱啪嗒一声坏了一个轮子。

 

“上来吧,不收你钱行不行~”男人下车,找了一个地方躲雨,摸出一支烟又抽起来,语气还是淡淡的,比之前倒是多了点诚意。

 

蓝河不想理他,默默地把坏掉的箱子抬上了车,末了又觉得什么也不说也不太好,余光往男人那里带了带,“谢谢。”他尽可能小声地说道。

 

男人笑起来,鼻子猛的呼出一口气,“先下来把身上擦干再走啊,生病了我还要送你去医院不是~”说着从包里翻出件衣服丢给蓝河,看起来是刚买的衣服,上面的标牌还好好地挂着,“没穿过,你要不愿意,拿着擦擦身上的雨水也行~”

 

蓝河看了看自己身上早就湿得一塌糊涂的衣服,想必行李箱里的衣服也是湿了大半,发现自己也没其他选择,拿着衣服躲到一边去了。

 

等到蓝河穿着大了一码的衣服坐在了车后座,终于觉得好多了。之前一直觉得这个人搞不好是抢钱的坏人什么的……既然好心把新衣服借给自己穿,啊,这人应该也不算太差劲吧……

 

“啊,坐我的车不要打伞……我车速比较快,打伞会很不方便的。”男人看蓝河撑起伞,这样解释起来,但因为雨披只有一件,两个人的话……两个人的话……

 

只能一前一后共用一件雨披……就像小时候下雨经常钻进妈妈的雨披里躲雨一样……

 

蓝河躲在雨披里羞耻的想要死掉。

 

虽然对方有明确表示过雨披可以借他穿之类的……又穿人家衣服现在又抢别人雨披,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啊!

 

“走了。”不等蓝河反应,摩托车马达的突突声在身下响起来,声音很大,基本盖过了哗啦啦的雨声。

 

车速很快,比一般出租车敏捷多了,夏日的雨水本身就闷闷的让人浮躁,但在风的带动下,却越发的轻盈起来,偶尔有雨点打在露在外面的皮肤上,也觉得异常清凉,人也变得神清气爽。

 

蓝河呆在黑乎乎的雨披里,并没有什么风景可赏,自己前面是男人坚实的脊背,因为离得近,能够感受到对方呼吸的起起伏伏,那是非常平稳的呼吸,即使是在飞速的马路上这样奔驰的时候。

蓝河在黑暗中捏着自己的手指。

 

“时间不早了,注意了啊我要加速了。”男人大声招呼了一声,继而引擎声更大,摩托车一瞬间像是卯足了力气向前冲起来,后轮带起的水花一下便飞到了更远的水坑里去。

 

因为提速的关系,一个惯性,蓝河向后一仰,手下意识地搂住了前面人的腰。

 

在心里咆哮着一万个“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冤枉啊”的蓝河此时此刻却再也不能收手,虽然这并不怪他本人,实在是因为这该死的惯性的关系,摩托车高速地左冲右拐,即使蓝河慢慢地松了手也免不了在下一秒猛地撞上前面人的后背。

 

“好好抓住我啊!”对方吃痛,声音盖过引擎声传达过来。

 

蓝河只好照做。

 

漆黑的夜里漆黑的雨披……反正没人看见自己的脸抱就抱啊我怕什么劲!

 

隔着衣料能够感受到某人的温度。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蓝河闷在雨披里大声问道,他打死也不行前面这人就是一深夜工作的摩托车司机。

 

“如你所见啊,干我们这一行就得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有驾照吗你?我要看你驾照!”

 

“啊?你说什么?”

 

“我说,驾!照!”

 

“啊?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啦~”

 

……

 

托这摩托车司机的福,蓝河在十二点前到了家,那人迫不及待地摸出烟点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啊啊乖女孩不论多大都要在12点前回家什么的就是真理啊”硬是把蓝河已经到嘴边的一声谢谢给咽了回去。

 

“那,这是约定好的65块钱车费,给你。”蓝河从房间里拿了钱出来。

 

这雨也奇怪,在蓝河到家的那一会儿就停了,几滴雨水从树上掉落下来,砸在水塘里溅出很好看的水花,远处是市中心,遥遥可见闪烁着的霓虹,朦胧且斑斓,那是还未散去的水雾下另一片喧嚣世界。

 

男人淡淡地一笑,接过钱,吸了最后一口烟,收拾好东西然后又跨上车。

 

“那个,请稍等一下,我叫蓝河,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吗,我回头把这件衣服洗好还给你。”蓝河说罢指指身上的T恤。

 

“我姓叶,”男人回头,“联系方式就不必了,”手腕转动,发动引擎,马达声突突突地响起,在这原本已经静下来的夜里听起来格外的别扭,蓝河心里一紧。

 

“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男人淡淡地笑起来。

 

隐隐地松了一口气。

 

萤火虫在不远的草丛中闪着光,像是迎接某种期许,一种情绪犹如浸在水中的颜料那样蔓延开来,并不强烈的火心点亮某道光线,就像点燃一支烟。

 

期待再见。

 

听见心里那样说。

 

End

 


评论(6)
热度(46)